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吉江措的网易博客

愿我生生世世不退转无私的利益有情众生的心直到成佛

 
 
 

日志

 
 

乃济:除却青衫的白香山  

2013-11-26 21:34:53|  分类: 大德法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选自:http://down.honghuashe.com/zaixianyuedu/honghuaqk/1006html/mydoc019.htm

乃济:除却青衫的白香山 - 风语 - 风语的网易博客
 白居易是唐朝大诗人,所作诗偈通俗易懂,连市井小民、老人妇妪都能了解其义,朗朗上口,因而流传很广。此外,他在诗中时常隐含对朝廷的讽喻,可说是为社会中下阶层的人而发声。白居易曾在朝为官,对朝政进言颇多,却不受重用,后被贬为江州司马,继迁苏、杭二州刺史,自此寄情诗酒之间,自号醉吟先生。
  如此一位响当当的人物,在生命的最后却尽改前习,遣散侍妾,一心向佛。他舍宅为寺,用俸禄请人绘制《极乐世界图》,专修念佛法门,求生极乐。

  忧国忧民斥佛法
  白居易前半生对佛法并无喜好,甚至有点排斥。在他早期所写的《策林六十七·议释教(僧尼)》中,对唐代佛教势力日渐盛大有如下看法:
  “况僧徒月益,佛寺日崇;劳人力于土木之功,耗人利于金宝之饰;移君亲于师资之际,旷夫妇于戒律之间。”
  可知他对佛教的不事生产,改易风俗,有着相当程度的误会。又说:
  “臣闻:天子者,奉天之教令;兆人者,奉天子之教令。令一则理,二则乱。若参以外教,二三孰甚焉!”
  站在治理国家的角度,他认为外来宗教会影响中国的政治,使古来天子与国家是唯一至高无上的信念动摇,天子政令的颁行受到阻碍,因而反对之。
  这样的白居易,为何后来又成为佛法的追随者、奉行者呢?

  诗文往来佛门间
  其实,早在此之前,白居易与佛教人士有相当地往来。下以诗作为证,例如:

  
《客路感秋寄明准上人》
  
    日暮天地冷,雨霁山河清。
  长风从西来,草木凝秋声。
  已感岁倏忽,复伤物凋零。
  孰能不惨凄,天时牵人情。
  借问空门子,何法易修行?
  使我忘得心,不教烦恼生。

  
《题赠定光上人》
  
    二十身出家,四十心离尘。
  得径入大道,乘此不退轮。
  一坐十五年,林下秋复春。
  春花与秋气,不感无情人。
  我来如有悟,潜以心照身。
  误落闻见中,忧喜伤形神。
  安得遗耳目,冥然反天真?


  
《感芍药花寄正一上人》
  
    今日阶前红芍药,几花欲老几花新。
  开时不解比色相,落后始知如幻身。
  空门此去几多地,欲把残花问上人。

  唐贞元十七年左右,白居易参学于北方僧人凝公,师赐予渐门八字要旨。白居易将此八字入于耳,贯于心,达于性,玩味三、四年之久,后依此八字“广一言为一偈”作了《八渐偈》,透露出他对佛法不只是附庸风雅,在文字上作文章而已,而是对佛法的义理,沉潜已久,了然于心。偈文如下:

  《观偈》
  以心中眼,观心外相。从何而有,从何而丧,观之又观,则辨真伪。

  《觉偈》
  慎真常在,为妄所蒙。真妄苟辨,觉生其中,不离妄有,而得真空。

  《定偈》
  真若不灭,妄即不超。六根之源,湛如止水,是为禅定,乃脱生死。

  《慧偈》
  慧之以定,定犹有系,济之以慧,慧则无滞,如珠在盘,盘定珠慧。
  
    《明偈》
  定慧相合,合而后明。照彼万物,物无遁形,如大圆镜,有应无情。

  《通偈》
  慧至乃明,明则不昧。明至乃通,通则无碍,无碍者何,变化自在。

  《济偈》
  通力不常,应念而变。变相非有,随求而见,是大慈悲,以一济万。

  《舍偈》
  众苦既济,大悲亦舍。苦既非真,悲亦是假,是故众生,实无度者。

  在与佛门人士密切的往来中,白居易渐渐了解到清净的生活,相对于仕途的多舛,的确能带给他截然不同的世界,尤其是在历经贬谪之后,对政坛已是灰心丧志,在晚年的岁月里,逐渐息心于茹斋持戒的修持中。
  在其晚年所写的《六赞偈》中,充分表明他对三宝的崇敬,以及对法门的好乐和坚定。其序文中说:“愿以今生世俗文笔之因,翻为来世赞佛乘转法轮之缘也”,对佛法的认同可见一斑。

  六赞偈
  
     《赞佛偈》
  十方世界,天上天下,
  我今尽知,无如佛者。
  堂堂巍巍,为天人师,
  故我礼足,赞叹皈依。


  《赞法偈》
  过见当来,千万亿佛,
  皆因法成,法从经出。
  是大法轮,是大宝藏,
  故我合掌,至心回向。


  《赞僧偈》
  缘觉声闻,诸大沙门,
  漏尽果满,众中之尊。
  假和合力,求无上道,
  故我稽首,和南僧宝。


  《众生偈》
  毛道凡夫,火宅众生,
  胎卵湿化,一切有情。
  善根苟种,佛果终成,
  我不轻汝,汝无自轻。


  《忏悔偈》
  无始劫来,所造诸罪,
  若轻若重,无大无小。
  我求其相,中间内外,
  了不可得,是名忏悔。


  《发愿偈》
  烦恼愿去,涅槃愿住,
  十地愿登,四生愿度。
  佛去世时,愿我得亲,
  最先劝请,请转法轮。
  佛灭度时,愿我得值,
  最后供养,受菩提记。


  修道念佛寺为家
  白居易对佛法的喜好不只表现在诗文创作上,随着年岁的与日俱增,逐渐与佛法密不可分,曾自言:“栖心释梵”,十分投入在清净庄严的修行生活中。
  他在被贬到江州当司马时,曾在庐山遗爱寺建立草堂,过着清贫守道的日子,“与凑、满、朗、晦四禅师,追永、远、宗、雷之迹”,可知他向往梵行高远的生活,对于俗世已产生脱离之心。
  到了暮年,白居易来到洛阳,与香山如满禅师特别友好,并与其他好友结“香火社”,并自号“香山居士”。除此之外,更舍自宅为寺,几以香山寺为家,曾言“半移生计入香山”、“他世当作此山僧”,由此行径看来,与其说他对香山寺情有独钟,还不如说他对于能在暮鼓晨钟中安心学道,已是“身不出家心出家”、“除却青衫在,其余便是僧。”
  到了人生的最后几年,白居易开始潜心于净土念佛的修行中,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为其最后的归宿。他对净土的信仰始于弥勒内院,后来因染风痹之疾转而求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进而越发大兴佛事,不仅出资重修寺院,组织众人结念佛社,发愿求生西方净土。更以所得俸禄三万,命人按照《阿弥陀经》、《无量寿经》所载,绘制西方极乐世界图一部,高九尺,广一丈三尺。并跪于佛前,焚香祝祷,愿此功德,回施一切众生,愿有老病者,皆能离苦得乐,同生无量寿佛国。
  白居易一生虽是经过多番的官场起伏,但幸而淡泊名利,乐天知命,一如其字号,能够“常以忘怀处顺为事,不以谪迁介意”。并且在生命的后半阶段,沉浸在佛法的堂奥里,息心修道,最后更是弥陀名号不断,以极乐净土为其依归。这种以儒入佛、内佛外儒的风范,实为在家居士学佛的良好楷模。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